X

日本男同志的生活樣貌:一個美國留學生眼中的日本男同志

    Categories: 旅遊

在還沒有親身體驗日本生活之前,我對日本的印象是模糊而神秘的。在我的腦海裡,日本是一個遙遠而充滿異國情調的國家,一個從西方世界長大的我難以想像的新世界,我對它的片段的印象僅僅停留在它的動漫文化、它的現代化、以及深厚久遠的武士和藝伎文化。

我一直有一個直覺,覺得日本這樣的一個國家必定能吸引大量的同志移民和旅客,但實際居住在日本一段時間之後,我發現這個印象不完全正確,事實是,就像其他國家一樣,作為一名同志在日本生活同樣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在日本的確也能看到很多酷兒文化的蹤跡,但LGBTQ的文化在日本的主流文化中還是相當邊緣化,而且也還未被廣大群眾接受。

這只是我的觀察,我的觀點與分享不能完全代表整個日本的真實情況以及日本每個人的生活樣貌,所以除了分享我的觀察報告給大家之外,我也鼓勵所有人能先不帶成見的親自體驗日本的同志文化,然後再判斷我的觀察是不是對的。

和日本男同志約會

我在日本大學念日文並居住在那裡的那段時間,我曾和那裡的男生約過會,也經營過幾段相對長久的交往關係,其中一段維持最長的交往經驗是和一個已經和家人出櫃的日本男生交往了一年半,我也非常幸運的和他們建立了良好的關係,這在同志關係當中是相當難得的。

在他的家人中,只有他姊姊說英文,其他的家人即使溝通上有語言的隔閡,他們還是盡可能對我表達歡迎與善意,對方家人的這種待遇即使是在美國也很難得的。我常常受邀到他們家共度週末、參加他們的家庭旅遊、甚至和他們的大家庭一起過新年。


在我日本男友家和他們一起享用的聖誕節蛋糕

我不知道他的父母是不是完全能接受他兒子是Gay的事實,但確定的是他們不會因為我是兒子的男朋友而對我不好,他們展現出的友善是始料未及的。

日本男同志的處境

由於我本身是外籍人士,所以在我住在日本的這段時間,我遇過的男同志主要分成兩種,一種是英文說得很好、之前可能在國外待過,另一種則是從來沒有離開過日本,語言也以日文為主的男生。我之所以能同時認識到這兩個族群是因為我本身能說兩種語言,所以和這兩種圈子中的日本人都有過交往的經驗。我的觀察是前者比較不會對自己的同志身份感到不自在,也比較是處於至少半出櫃的狀態。然而我相信後者其實才是代表典型的“日本男同志”,他們似乎比較傾向於小心翼翼的、秘密的交往。

我的感覺是這個國家整體上來說是性壓抑的,因此這樣的社會氛圍也對男同志施加了「對自己性向保密」的壓力。大部份的人對於建立長久關係的的想法感到很不自在。如果你想在日本建立長久穩定的交往關係,這絕對是可能的,但這會是個很大的挑戰。

文化差異:你必須閱讀空氣

和日本人交往最大的一個挑戰之一就是美國人和日本人對於交往中互動的期待是不同的,有太多太細微的文化差異讓我產生很大的疑惑。舉例來說,日本人在互動中必須「閱讀空氣」,你必須解讀他人的思想與感受,如果你不開心或想要什麼東西,其他人必須自己推測你的心情。


日本文化傾向將他人的重要性置於自己之上,你必須在對方開口前了解他人所需 ,這或許是日本人以客為尊的原因

這樣的民族文化讓日本以客為尊的態度和服務格外突出,因為無論是餐廳中的服務人員或是商業上的合作夥伴似乎都能在你想到要要求任何事之前就知道你要什麼。但在交往關係上,這就變得相當棘手,因為即使你主動問對方你是不是做錯了什麼,基於他們閱讀空氣的文化,大部份的人的都還是會以「不打破和平表象」的態度回應你,也因此他們不會跟你表達他們真正的情緒。

這樣的交往模式容易使得許多小問題沒有被提出來,你也一直以來都不會知道你的伴侶對你到底有什麼不滿,雙方的不開心日積月累沒有獲得宣洩,到了臨界點就成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大爆發。在日本生活了六個月後我逐漸能習慣這種文化,但學習正確「閱讀空氣」則花了我更多的時間。

和另一位男性結婚的想法對他們來說相當「外國」

另一個很大文化差異是日本人對長久關係的想像與西方世界很不相同,幾乎在日本遇到的每一個人都覺得「和另一名男性結婚」的想法是遙不可及的。

同性婚姻對他們來說幾乎是想都沒有想過的概念,很多人甚至不知道在個世界有一些地方同性婚姻是合法的。似乎絕大多數的日本同志已經在心裡默默接受將來會孤獨一生,並打算永遠向家人隱藏自己的性傾向。

另外一個文化衝擊是,他們完全不會在公共場合展現任何一丁點親密行為。我自己本身也不是非常喜歡這麼做的人,但他們就連牽手、勾手肘的行為都不會再公共場合出現。至於親吻,即使異性戀情侶也不會在公共場和看到他們這麼做。這對我來說相當不習慣,因為即使周圍完全沒有人,大部份的男同志也完全不會想要有任何肢體上的親密接觸。我到後來雖然習慣了,但這對我來說是相當奇特的現象。

流行文化中的日本男同志

近年來日本的媒體似乎開始導入LGBTQ社群的概念,有很多同志漫畫和動漫,尤其是Yaoi(やおい), Boy Love, 百合等風格的漫畫,也不時會出現其他同志題材的作品,但我依舊認為同志在流行文化中能見度還是相當低。

至於電視節目,近來則有變裝皇后如貴婦松子(マツコ デラックス) 等在各種脫口秀以及宣傳廣告等亮相,她在日本非常受歡迎的演說家,幾乎無所不在,不過我想她在社會大眾的眼中比較像是個喜劇演員而比較少人關注他想倡導的議題。我個人也很喜歡她,只要一天沒有在電視上看她一次就覺得全身不舒服。

美輪明宏(みわあきひろ)是另一個努力把LGBTQ議題帶到檯面上討論的藝人,他現在已經78歲了,但還是常常以扮裝皇后的姿態上日本電視節目談論他對政治以及社會現況的看法。


Matsuko Delux in an advertisement for Mr. Donuts – A popular donut shop in Japan

一些電視劇像是花樣少男少女(花ざかりの君たちへ)和最後的朋友(Last Friends)也對同志角色有些正面的描述,但老實說這些電視劇對同志的著墨還是相當蜻蜓點水。同志的確會出現在日本媒體,我同意日本社會正在進步,但與西方國家相比還是不夠友善。

日本男同志的社交場所

如果你抱著你在美國或歐洲一般期待去參與日本的夜生活,你可能會對他們得狀況感相當訝異。同志的社交場所的確存在於日本,但並不如我在美國時那樣得熱鬧,也感受不到身為同志的驕傲與外放。尤其我當時住在京都,那是一個相當寧靜低調的城市,不太有夜店或同志酒吧什麼的,所以我週末時比較常待在日本僅次於東京的第二大城市大阪。大阪有一座自己的同志城叫作堂山町,而在梅田站和大阪站附近也有十來間小型酒吧和夜店。

如果你不會說日文,那你的選擇就會相對少很多,大阪和東京有夜間禁舞令,在一些比較小型場所半夜是不能跳舞的,所以雖然說大阪充滿了同志場所,但禁舞令使得他們變得有點無聊(譯註:日本已經在2015年取消禁舞令了,所以現在的情況可能會不太一樣呦)

Explosion這間夜店是我在那裡覺得最熱情奔放的一間夜店,在國際之夜的時候會聚集各國以及當地的人群,大家會跳點舞,情境也還滿歡樂的。難過的是如果你是平常的週五或週六去的話,情境就不這麼熱力四射,甚至情境相當尷尬。

在這裡即使身在Gay吧當中,而且你周圍的人也都是Gay,裡面的人還是相當害羞,甚至談話的內容也完全不會想要觸及到和同志有關的話題,好像這是甚麼禁忌一樣。平常的週末Gay吧可能也是客滿的,但大部份的人只是坐在旁邊,盯著空空如也的舞池看。

新宿區的路口 – 東京的二丁目同志區

去東京的同志區二丁目則是完全不同的經歷,我只要去過兩次,但那裡的夜店好玩多了,那裡的人比較開放,大體來說我在二丁目度過的時光比較愉快,我想這是因為二丁目的人群比較多各國來的外籍人士再加上這是一個更大,更有活力的大城市的原因。雖然也不是說相當完美,或是比西方國家的夜店更好,但感覺是非常棒的。

而除了夜生活之外,也有一些LGBTQ取向的社交團體,很多大學包含我就讀的大學裡都有酷兒社團,他們會舉辦定期的出遊和每個月的聚會,大阪有給青年的同志空間叫做Dista,他們會辦一些活動、每週聚會、每週開放五天讓任何人都可以進去拜訪。我一開始覺得學找這些社交團體的資源相當少,但他們的確存在,只是你必須多花些心力找到它們。

日本的社會如何看待同志

我對於日本社會如何看待同志的經驗主要來自於我和日本朋友互動的過程,他們都是在大學認識的20到30歲的年輕人,他們大部份都對「同志」是什麼很有概念,但一生當中都還沒有遇過一個公開出櫃的Gay,事實上,大部份的時候我的日本朋友根本不相信日本男同志的存在。

不過我對這些人的出櫃經驗是非常正面的,他們在我出櫃之後大概會驚訝個十分鐘,然後就會回復正常互動,就像我什麼都沒有說一樣。他們的反應和我在家鄉出櫃時朋友的反應完全不同,在家鄉出櫃之後,朋友典型會出現的是充滿害怕、憤怒以及極度好奇的情緒反應。

在這裡他們會問我一些我在美國的生活、我交往過什麼樣的對象、我認識了多少日本同志等等。我在回答中沒有出任何一個人的櫃,但我有試圖告訴他們其實他們的校園中以及他們住的城市中同志是相當普遍的,他們對同志的觀點便有了大大的改善。


我和我的日本大學同學

我也和我所有的同學和老師出櫃,過程中從來沒有尷尬過,這裏的人傾向自然而然地接受我的性傾向,也不會讓我的性傾向改變他們看待我或對待我的方式,就這點而言我覺得我在日本出櫃的經驗比在美國還要好,在美國要是我出櫃了,人們馬上就會用另一個有色眼光看待我。但我的經驗可能不是常態,但我非常幸運可以在日本經歷這樣的生活方式。這是我最喜歡日本的一面。

不過要記住的是我的經驗並不代表日本人的經驗,我的經驗其實代表外國人住在日本的經歷,在日本只要你是外國人,你比較容易在打破社會潛規則時被原諒,在日本幾乎無時無刻感受到我的「白皮膚」就像一道免死金牌,我的建議是你即使是外國人還是對於社會規則要嚴以待己、寬以待人。

我非常享受我在日本的那一段時間,我在那裡遇到的人都很好。不過我的經驗只是冰山一角,不能代表一個常態,所以我想聽聽其他去過日本的人的經驗,我在這篇也沒有完全把我在日本生活的各方面呈現出來,所以如果你有任何有關於日本的問題,或你親自在日本的經歷要分享,歡迎在下面留言,期待聽到你的分享呦~

[本文由 Lo Jay 翻譯,原作者為 Loren Couse】

This post was last modified on November 12, 2017 6:59 pm

Lo Jay :Hey ! I am Lo Jay, a Gay Kinkst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