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 Discreet Global Shipping
Call or Text us | +1-603-733-4432 | info@maleq.org

日本男同志的生活样貌:一个美国留学生眼中的日本男同志

在还没有亲身体验日本生活之前,我对日本的印象是模糊而神秘的。在我的脑海里,日本是一个遥远而充满异国情调的国家,一个从西方世界长大的我难以想像的新世界,我对它的片段的印象仅仅停留在它的动漫文化、它的现代化、以及深厚久远的武士和艺伎文化。

我一直有一个直觉,觉得日本这样的一个国家必定能吸引大量的同志移民和旅客,但实际居住在日本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这个印象不完全正确,事实是,就像其他国家一样,作为一名同志在日本生活同样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在日本的确也能看到很多酷儿文化的踪迹,但LGBTQ的文化在日本的主流文化中还是相当边缘化,而且也还未被广大群众接受。

这只是我的观察,我的观点与分享不能完全代表整个日本的真实情况以及日本每个人的生活样貌,所以除了分享我的观察报告给大家之外,我也鼓励所有人能先不带成见的亲自体验日本的同志文化,然后再判断我的观察是不是对的。

和日本男同志约会

我在日本大学念日文并居住在那里的那段时间,我曾和那里的男生约过会,也经营过几段相对长久的交往关系,其中一段维持最长的交往经验是和一个已经和家人出柜的日本男生交往了一年半,我也非常幸运的和他们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这在同志关系当中是相当难得的。

 

在他的家人中,只有他姊姊说英文,其他的家人即使沟通上有语言的隔阂,他们还是尽可能对我表达欢迎与善意,对方家人的这种待遇即使是在美国也很难得的。我常常受邀到他们家共度周末、参加他们的家庭旅游、甚至和他们的大家庭一起过新年。


在我日本男友家和他们一起享用的圣诞节蛋糕

 

我不知道他的父母是不是完全能接受他儿子是Gay的事实,但确定的是他们不会因为我是儿子的男朋友而对我不好,他们展现出的友善是始料未及的。

日本男同志的处境

由于我本身是外籍人士,所以在我住在日本的这段时间,我遇过的男同志主要分成两种,一种是英文说得很好、之前可能在国外待过,另一种则是从来没有离开过日本,语言也以日文为主的男生。我之所以能同时认识到这两个族群是因为我本身能说两种语言,所以和这两种圈子中的日本人都有过交往的经验。我的观察是前者比较不会对自己的同志身份感到不自在,也比较是处于至少半出柜的状态。然而我相信后者其实才是代表典型的“日本男同志”,他们似乎比较倾向于小心翼翼的、秘密的交往。

我的感觉是这个国家整体上来说是性压抑的,因此这样的社会氛围也对男同志施加了「对自己性向保密」的压力。大部份的人对于建立长久关系的的想法感到很不自在。如果你想在日本建立长久稳定的交往关系,这绝对是可能的,但这会是个很大的挑战。

文化差异:你必须阅读空气

和日本人交往最大的一个挑战之一就是美国人和日本人对于交往中互动的期待是不同的,有太多太细微的文化差异让我产生很大的疑惑。举例来说,日本人在互动中必须「阅读空气」,你必须解读他人的思想与感受,如果你不开心或想要什么东西,其他人必须自己推测你的心情。

 


日本文化倾向将他人的重要性置于自己之上,你必须在对方开口前了解他人所需,这或许是日本人以客为尊的原因
 

这样的民族文化让日本以客为尊的态度和服务格外突出,因为无论是餐厅中的服务人员或是商业上的合作伙伴似乎都能在你想到要要求任何事之前就知道你要什么。但在交往关系上,这就变得相当棘手,因为即使你主动问对方你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基于他们阅读空气的文化,大部份的人的都还是会以「不打破和平表象」的态度回应你,也因此他们不会跟你表达他们真正的情绪。

这样的交往模式容易使得许多小问题没有被提出来,你也一直以来都不会知道你的伴侣对你到底有什么不满,双方的不开心日积月累没有获得宣泄,到了临界点就成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大爆发。在日本生活了六个月后我逐渐能习惯这种文化,但学习正确「阅读空气」则花了我更多的时间。

和另一位男性结婚的想法对他们来说相当「外国」

另一个很大文化差异是日本人对长久关系的想像与西方世界很不相同,几乎在日本遇到的每一个人都觉得「和另一名男性结婚」的想法是遥不可及的。同性婚姻对他们来说几乎是想都没有想过的概念,很多人甚至不知道在个世界有一些地方同性婚姻是合法的。似乎绝大多数的日本同志已经在心里默默接受将来会孤独一生,并打算永远向家人隐藏自己的性倾向。

另外一个文化冲击是,他们完全不会在公共场合展现任何一丁点亲密行为。我自己本身也不是非常喜欢这么做的人,但他们就连牵手、勾手肘的行为都不会再公共场合出现。至于亲吻,即使异性恋情侣也不会在公共场和看到他们这么做。这对我来说相当不习惯,因为即使周围完全没有人,大部份的男同志也完全不会想要有任何肢体上的亲密接触。我到后来虽然习惯了,但这对我来说是相当奇特的现象。

流行文化中的日本男同志

近年来日本的媒体似乎开始导入LGBTQ社群的概念,有很多同志漫画和动漫,尤其是Yaoi(やおい), Boy Love, 百合等风格的漫画,也不时会出现其他同志题材的作品,但我依旧认为同志在流行文化中能见度还是相当低。

至于电视节目,近来则有变装皇后如贵妇松子(マツコデラックス) 等在各种脱口秀以及宣传广告等亮相,她在日本非常受欢迎的演说家,几乎无所不在,不过我想她在社会大众的眼中比较像是个喜剧演员而比较少人关注他想倡导的议题。我个人也很喜欢她,只要一天没有在电视上看她一次就觉得全身不舒服。

美轮明宏(みわあきひろ)是另一个努力把LGBTQ议题带到台面上讨论的艺人,他现在已经78岁了,但还是常常以扮装皇后的姿态上日本电视节目谈论他对政治以及社会现况的看法。

 


Matsuko Delux in an advertisement for Mr. Donuts – A popular donut shop in Japan
 

一些电视剧像是花样少男少女(花ざかりの君たちへ)和最后的朋友(Last Friends)也对同志角色有些正面的描述,但老实说这些电视剧对同志的著墨还是相当蜻蜓点水。同志的确会出现在日本媒体,我同意日本社会正在进步,但与西方国家相比还是不够友善。

日本男同志的社交场所

如果你抱着你在美国或欧洲一般期待去参与日本的夜生活,你可能会对他们得状况感相当讶异。同志的社交场所的确存在于日本,但并不如我在美国时那样得热闹,也感受不到身为同志的骄傲与外放。尤其我当时住在京都,那是一个相当宁静低调的城市,不太有夜店或同志酒吧什么的,所以我周末时比较常待在日本仅次于东京的第二大城市大阪。大阪有一座自己的同志城叫作堂山町,而在梅田站和大阪站附近也有十来间小型酒吧和夜店。

如果你不会说日文,那你的选择就会相对少很多,大阪和东京有夜间禁舞令,在一些比较小型场所半夜是不能跳舞的,所以虽然说大阪充满了同志场所,但禁舞令使得他们变得有点无聊(译注:日本已经在2015年取消禁舞令了,所以现在的情况可能会不太一样呦)

Explosion这间夜店是我在那里觉得最热情奔放的一间夜店,在国际之夜的时候会聚集各国以及当地的人群,大家会跳点舞,情境也还满欢乐的。难过的是如果你是平常的周五或周六去的话,情境就不这么热力四射,甚至情境相当尴尬。在这里即使身在Gay吧当中,而且你周围的人也都是Gay,里面的人还是相当害羞,甚至谈话的内容也完全不会想要触及到和同志有关的话题,好像这是什么禁忌一样。平常的周末Gay吧可能也是客满的,但大部份的人只是坐在旁边,盯着空空如也的舞池看。

 

新宿区的路口- 东京的二丁目同志区
 

去东京的同志区二丁目则是完全不同的经历,我只要去过两次,但那里的夜店好玩多了,那里的人比较开放,大体来说我在二丁目度过的时光比较愉快,我想这是因为二丁目的人群比较多各国来的外籍人士再加上这是一个更大,更有活力的大城市的原因。虽然也不是说相当完美,或是比西方国家的夜店更好,但感觉是非常棒的。

而除了夜生活之外,也有一些LGBTQ取向的社交团体,很多大学包含我就读的大学里都有酷儿社团,他们会举办定期的出游和每个月的聚会,大阪有给青年的同志空间叫做Dista,他们会办一些活动、每周聚会、每周开放五天让任何人都可以进去拜访。我一开始觉得学找这些社交团体的资源相当少,但他们的确存在,只是你必须多花些心力找到它们。

日本的社会如何看待同志

我对于日本社会如何看待同志的经验主要来自于我和日本朋友互动的过程,他们都是在大学认识的20到30岁的年轻人,他们大部份都对「同志」是什么很有概念,但一生当中都还没有遇过一个公开出柜的Gay,事实上,大部份的时候我的日本朋友根本不相信日本男同志的存在。

不过我对这些人的出柜经验是非常正面的,他们在我出柜之后大概会惊讶个十分钟,然后就会回复正常互动,就像我什么都没有说一样。他们的反应和我在家乡出柜时朋友的反应完全不同,在家乡出柜之后,朋友典型会出现的是充满害怕、愤怒以及极度好奇的情绪反应。在这里他们会问我一些我在美国的生活、我交往过什么样的对象、我认识了多少日本同志等等。我在回答中没有出任何一个人的柜,但我有试图告诉他们其实他们的校园中以及他们住的城市中同志是相当普遍的,他们对同志的观点便有了大大的改善。

 


我和我的日本大学同学
 

我也和我所有的同学和老师出柜,过程中从来没有尴尬过,这里的人倾向自然而然地接受我的性倾向,也不会让我的性倾向改变他们看待我或对待我的方式,就这点而言我觉得我在日本出柜的经验比在美国还要好,在美国要是我出柜了,人们马上就会用另一个有色眼光看待我。但我的经验可能不是常态,但我非常幸运可以在日本经历这样的生活方式。这是我最喜欢日本的一面。

 

不过要记住的是我的经验并不代表日本人的经验,我的经验其实代表外国人住在日本的经历,在日本只要你是外国人,你比较容易在打破社会潜规则时被原谅,在日本几乎无时无刻感受到我的「白皮肤」就像一道免死金牌,我的建议是你即使是外国人还是对于社会规则要严以待己、宽以待人。

我非常享受我在日本的那一段时间,我在那里遇到的人都很好。不过我的经验只是冰山一角,不能代表一个常态,所以我想听听其他去过日本的人的经验,我在这篇也没有完全把我在日本生活的各方面呈现出来,所以如果你有任何有关于日本的问题,或你亲自在日本的经历要分享,欢迎在下面留言,期待听到你的分享呦~

 

[本文由 Lo Jay 翻译,原作者为 Loren Couse】

Rozel

As a young boy who started the journey in the gay community way too early, I want to be the voice of the younger generation, and hopefully help people to face their problems in their lives. I am currently studying in high school in Taipei, learning to be a performer in Drama department. Art will always be a huge part of my life and so is writing. "Be a day dreamer, but when you wake up. Make it happen."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comments, and concerns, feel free to contact me at: rozelthemaleq@gmail.com .

Leave a Reply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