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img

做你自己|男生不能化妆吗?

镜中的我拿着刷具一点点描绘出我的五官,如同画出作品般的庄严。先是粉底均匀了带着瑕疵的肤色、眉毛变得更饱满俐落、打亮粉让颧骨和鼻梁凸显了出来,我看着粉末在空气中飘动,心里却意外地平静。

站起身离开房间之前,我再一次瞥见镜中的倒影,内心对于踏出门外的躁动蓦然停止,清楚明了自己是完美、得体,最重要的是,我是自信的。

然而,外面的世界却不是这样想的,人们早已有了对既定的人有着既定的看法,当路上的人紧盯着我施了脂粉的脸庞,好似我是关在栅栏里的动物一样,我不自觉地顺从了他们的视线低下头,想让阴影遮挡住他们的目光,却挡不住内心渐渐消失的自信心。

难道就因为我是男生,我就不能化妆吗? 

 

16256074718_89d75d2fd4_k

好几世纪以来,历史上的各个种族、国家、不同社会阶层的女性都会在重要的场合里打扮自己,除了吸引男性的注意之外,同时也是一种不成文的礼节,用着装饰奢华的布绸做出礼服再以羽毛、宝石加以装点,脸上是苍白无瑕的肌肤配上玫瑰似的晕红以及鲜红嘴唇,为求得到宴会中众人的目光追随。

这个传统已经被延续传承了下来,更是变成了让人们从外在上装扮自己,传达美的理念的另一种方式。

我记得小时候我会坐在床沿,看着母亲坐在梳妆台前打扮,一会儿梳着她的短发、一会儿捉着黑色短短的睫毛膏,对着镜子挤眉弄眼的,不过几分钟她会喷上香气四溢的香水,抓着两双高跟鞋问我哪一双比较适合她。我道不出究竟哪里不一样了,只是母亲身上的好像有什么感觉不再相似。

随着年纪增长,青春期也逐渐开始,我的脸上不再像以前光滑无暇,充斥着许多青春疤痕,而我也开始渴望拥有同样的改变。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遇见了化妆,你能够想像吗?过了这么多年与青春痘共处的时间,我几乎快要忘记自己没有那些红斑底下的模样,而只要我涂抹化妆品上去,那个我原来认识的自己又重新在镜中出现,我又是我自己了。我早已失去的自信的那个我又重新回来了。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理解到,化妆这件事情将会是我人生中很大的一部份。

 

但麻烦也在那刻起接踵而来。

我还记得我整脸涂着BB霜来到学校时,老师在下课时把我找过去,说我的脸看起来粉感太重、太过苍白,并且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我并询问:「你是个男生,为什么要化妆呢?」我盯着地板不敢直视她的眼睛,也无法鼓起勇气回答。

 

这也让我开始怀疑,难道身为一个男生,我就不能化妆吗?

 

stocksnap_34msyvuys0

 

从小我们就被教育,不论你是怎样的人,不论你的性向、性别、身份、地位,我们全都该一视同仁,落实平权。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自己可以踏出「平凡」做出不同于别人的事,最终才狠狠地学会,原来真正的平等还是一个需要继续努力的话题。

但是对我那幼小的脑袋来说,这些全都太过复杂,我所能够理解的是原来我不能这样做,我不能做「女生会做的事」,而让我感到彷徨的,是当我有青春痘时,我会被人嘲笑,当我想要尝试遮住时,人们又笑我「娘娘腔」。

尽管人们总是说:「做你想做的。」这件事情却从未真正发生,男生不能够玩芭比娃娃、不能化妆,我应该向所有人期望的,去打篮球、去做「男生应该做的事情」。

然而我现在理解了。

 

你永远不该让其他人为你决定

shutterstock_204897094

 

终于过了好几年,我才渐渐了解到这些,那就是让我独特、与众不同,甚至有些怪异的特质,其实才是我最骄傲的地方,让我成为现在这样的自己。

如果我喜欢化妆,而它让我感觉良好,那我就应该继续做下去,只要不伤害任何人,没问题。这件事情并不应该代表任何刻板印象,我还记得我曾经有一位男的化妆老师,家庭婚姻幸福美满,会化妆不代表他也是个同性恋,只代表他有这一项的才华与天份。也就是那个时候我才下定决心,身为化妆课堂里唯一的男性,我不应该让他人的批评成为我自己的障碍。

你也是,别让他们受限了你

 

shutterstock_117684229

 

人们或许会评断你的长相、你的个性、你的行为,但你绝对不能让他们的评价影响了自己的决心,更重要的是,我学会了接受自己,不论是我的不同、与他人的差异性,甚至是有化妆或是素颜的我,这全都是「我」的一部分。

所以,如果你还是害怕别人对你的看法;被你自身的恐惧限制,那么请听我这个曾经被嘲笑、被欺负的男孩,那就是,你终究会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片天,也许你还得等一段时间,但你会找到接受你自己的人,等到那个时候,其他人对你的打击将永远都影响不了你了。

Boy In MakeUp Image by Rose Morelli 

Leave a reply

Message

Name

Website